美文精选网(www.cwcb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周长征:小别胜新婚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8-12-10 10:1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赵小妹被丈夫接到香格里拉大酒店,来到客房一看,差点让她惊呼起来。简直可与皇宫媲美,太豪华啦!
                     
                    赵小妹责怪丈夫太破费了!丈夫解释说这是公司出资奖赏员工的礼遇。给每一个完成营销任务的大区经理夫妇预定了五星级情侣套房,并邀请夫人同住三天。可以享受酒店里的温泉保健按摩健身等项目,晚上还有旋转餐厅的舞会娱乐。白天可以去室内外的温泉区泡各种中药名堂的池子,还可以到冲浪区冲浪,还可以到标准游泳池去游泳。听了丈夫这样说,赵小妹这才释怀。然后赞道:“原来这是给老公的奖赏啊,我欣然接受。好好享受一下做娘娘的待遇。”“那么说,我就是皇帝喽!今晚我要痛痛快快做一回皇帝”,丈夫一边挥手作扯黄袍状,一边拿腔拿调的对老婆说:“皇后娘娘,今晚你要如何伺候朕啊?”赵小妹见状,也弯腰屈膝施礼道:“臣妾,随皇上吩咐!”接着,两人都大笑着拥抱在一块,环搂着对方亲吻了许久。
                     
                    两人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小别胜新婚。赵小妹两人恋恋不舍得从贴面中离开,然后含情脉脉的对视了一阵子,各自莞尔一笑。赵小妹伸出手指轻巧的捏了一下丈夫高翘的鼻尖,笑着臭白道:“馋猫!”丈夫也嘻嘻一笑,抬起双手回以拂面,然后故意用力把她的嘴挤成圆形,像逗弄孩时的儿子般。赵小妹不依不饶把他的双手轻轻打落。
                     
                    接着,丈夫牵起赵小妹的手拉到洗手间。这哪里是洗手间啊,分明是迷你桑拿房啊。忽闪迷离的红蓝绿各种灯光交互射闪,居中是精致的条形软皮按摩床,靠里边是日式双人沐浴木盆,对面是一面玻璃镜墙,把整个空间反射的暧昧温馨。丈夫指着里面的设施,问道:“感觉怎么样啊,皇后娘娘?”赵小妹做思想者姿势,思考了一下回道:“还行,当年贵妃娘娘也不过如此。甭说,我真的感觉自己就是皇后了呢!”丈夫做皇帝状,催促道:“那还不速来给朕宽衣啊?”“娘子这就来了!”赵小妹装腔作势复之。两人在嬉嬉闹闹中加满了温泉热水,勾兑好水温,双双进入浴盆里。浴盆里有木凳木椅,能躺能伸。浴盆扶手边备有茉莉花玫瑰花等各种花瓣,赵小妹随手抓起一把撒在浴盆中,顿时飘出淡淡的花香味。两人坐躺在浴盆里,对视着,玫瑰茉莉花瓣浮在水面自由飘动,不时地触碰着浴盆里的两人。两人忽而拍打着水面,拨弄着飘浮着花瓣,忽而推水溅向对方。两个久别的人,在浴盆里嬉闹着,幸福着,快乐喜悦的气氛在整个空间氤氲弥漫开来……
                     
                    因为要参加旋转餐厅的派对晚宴。洗浴完毕,赵小妹精心打扮了一番,继续穿上那件见同学时的风衣,里面束身着黑色连衣丝绒套裙,再佩上那副蓝宝石胸坠,因为是室内活动,所以没有穿脚蹬裤。洗浴后的丈夫也精神了许多,西装革履穿戴整齐,把头发浓浓的喷了些啫喱水,赵小妹帮他用梳子梳得平整发亮,将其三七分开。梳毕,赵小妹打量着眼前自己的男人,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奖道:“我老公还真是帅气,有点像周润发哩!”丈夫也毫不谦虚:“周润发算啥,我乃濮存昕也!”他真的拿着香港明星不当干粮了。
                     
                    回头说一说赵小妹的丈夫。姓蒿,单名一个个刚字,叫蒿刚。自己经常戏说自己是块好钢,媳妇是把锋利的刀刃。说他们俩的结合是好钢用在刀刃上了!蒿刚,一米七八,高不过周润发,也赶不上濮存昕,但军人出身的他,腰身挺拔,天庭饱满,方脸阔面,浓眉大眼,尤其眼睛周遭长长的睫毛,似粘上去似的,令一些女人都觉得嫉妒,笔挺的西装,长长的花格围巾搭在胸前,远处看去还真有点周润发的影子。
                     
                    蒿刚挽着赵小妹的手,款款步入旋转餐厅。大厅里灯火辉煌,舒缓的钢琴曲子在厅内回荡,仔细听来应该是舒伯特的《小夜曲》,行云流水般,流淌在人们的心间。因为是散客,所以没有主持人的组织,大家的活动比较自由松散。来餐厅的人们大多都是双双对对,也有几个游来荡去的孤男寡女,或在寻找舞伴,或独坐桌旁,独饮孤赏。轻松的音乐,暧昧的气氛,诱惑着蒿刚和赵小妹不由自主的步入舞池,潇洒自如的跳起了慢四步。跳着跳着,赵小妹忽然在舞池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那不是自己的室友吗?“她差点喊出声来。只见她正和一个脱顶的男人紧紧搂着沉迷在舞步中。仔细端详,那个男人除了谢顶,还是蛮帅的。只是闪烁的灯光不时的投射在那个亮亮的头顶,像一面小镜子特别显眼。为避免尴尬,她牵引着丈夫有意的远离他们。
                     
                    在旋转餐厅跳了几圈舞,唱了几首歌,享受了各种美味,两人情犹未尽的回到房间。卸下妆饰,两人拥坐在偌大的圆形榻榻米床上,赵小妹上身躺在蒿刚的怀里,含情脉脉的瞅着丈夫棱角分明的脸。丈夫则一只手轻轻拂着她柔软的发丝。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赵小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挣开丈夫的怀抱问道:“哎,老公,这就是你说带个给我的生日礼物?不是有从缅甸带来什么东东吗?”这时,蒿刚恍然大悟般推开怀里的媳妇,立刻站起来去打开行李箱,很快翻出里面的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双手递给媳妇。
                     
                    赵小妹接过丈夫递过来的小盒子,十多公分见方的深蓝色软皮包装,中间有一根红色缎带系着,系成一个蝴蝶结。她双手捧着手里,掂了掂,凝视着。一会儿把目光转向盯着自己的丈夫,像是问询又似揣思:“该不是糖衣炮弹吧?”“是,又不是。算是吧!”蒿刚考虑了片刻莞尔笑着答道。
                     
                    赵小妹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小方盒子能不知道是啥?故意而为之,咋就变成糖衣炮弹了!蒿刚想,可不是糖衣炮弹不是?就是为了惹得媳妇开心高兴的嘛!还有几天就是媳妇的生日,趁出差缅甸机会,正好选购了赠送媳妇。世界上九成以上的翡翠玉石出自缅甸,缅甸最好的玉在瑞丽,恰好自己出差的地方就是瑞丽。这事儿,地球人都知道,不给媳妇精选一件,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尽管媳妇不是那种爱金惜玉、在乎生日纪念的人。平时,她除了工作和关心自己爱护孩子,没有其他特别嗜好。自己每年操持过结婚纪念、生日纪念日,她都不是很感兴趣,但她也是个性情中人,只是不爱摆那些花架子。
                     
                    蒿刚帮她拆开小盒子,取出那件“东东”——一件阳绿紫罗兰贵妃女玉镯。他拉起赵小妹来到桌前,打开台灯,把玉镯朝着灯光,翠绿欲滴,目视所见,里面的绿色玉液好似在慢慢游走,漂亮极了。连不怎么懂行的赵小妹都看得目瞪口呆。“太漂亮了!”赵小妹两眼都放出光来。心疼的问丈夫:”这东西一定很贵吧?”蒿刚回答:”不贵,也就万把块钱。”他没有说实话,实际花了一万九千块呢。一九,要久,长长久久嘛,图个吉利。赵小妹听罢更心疼了,责怪道::”还不贵,多贵算贵啊!烧包了,你!””兴我这一回,以后注意。”蒿刚嘴上道歉,心里却滋个挠的。
                     
                    夜已渐晚,赵小妹和丈夫又简单的冲了冲澡,回到那张圆形偌大的心型榻榻米床上,两人放松放肆地,尽情地享受一番做皇帝和皇后娘娘的滋味。
                     
                    做了一夜的皇帝皇后,他们也许太疲倦了。窗外的太阳早已高高升起。赵小妹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慢慢挣开眼,环顾豪华堂皇的客房,像是在做梦,但瞅一眼身边还呼呼大睡的丈夫,才觉得梦是真的。昨晚的梦境细节慢慢放电影般回到脑海里。反正培训班昨天已结束,今明两天是周末,正好享受丈夫的这份奖赏。她伸手摸出床边的手机,一看时间七点五十了。再一看还有几条未读的信息,因为昨天她关闭了信息提示的铃声。她打开发现,是昨晚刘正明发来的。间隔着接连发了三条,内容是她着急处理的事,处理好了没有,需要不需要他帮忙,总之就是替她担心,挂牵。昨晚她哪有时间看手机啊,早把它冷落一旁了。她思考着如何回复,何时回复才好。想了想,还是等白天吧!顿时心里觉得甜丝丝的,又多了个关心自己的人,真好!她怯怯的把手机放回原处,伸手扯了扯丈夫蹬落的毛毯,重新盖好,自己上身套上粉色的内衣,坐在床头,温柔的注视着身边的男人,轻轻爱抚着丈夫的头发脸颊耳朵,从心底油然生出莫名的幸福……
                     
                    九点多,赵小妹不得不把蒿刚叫醒,不然要错过早餐时间。两人简单的洗漱一下急忙赶到餐厅。不亏是五星级酒店,这里的早餐十分丰富,中西餐、洋糕点、全国各地的名小吃,一应俱全,琳琅满目,暗自惋惜自己胃口太小。千挑万捡,两人挑选了稀罕的没尝过的每一样选上一点点,最后也吃了个肚皮倍儿圆。
                     
                    吃饱喝足,赵小妹和蒿刚又回到他们的临时爱巢。稍作歇息,两人商议去温泉区去玩。带好提前准备的泳衣泳裤泳帽泳镜等装备,下到一楼。通过刷卡进入热气缭绕的室内温泉区。据介绍,这里有60多个不同功效的温泉汤池。温泉地热水清透明,含有丰富的锶、偏硅酸、锂、锌、硒、铁、锰等多钟矿物质,PH值7.7,属弱碱性医疗型温泉,具有保健作用。反正有的是时间,他们泡完了一个,再泡另一个。各种具有塑身、保健、按摩功能的SPA池,眼花缭乱。池子的设计也别出心裁,有方的,扁的,椭圆型,扇形的,有S型的,有鱼型的,多得数不过来。
                     
                    他们依次泡了多个汤池,忽然发现前面有一个心型的,汤池标牌名显示“爱情海”。汤池里有各种漂亮的花瓣,散发出芬芳馥郁的香味,功效的介绍也颇具特点:“泡了这池澡就如吃了汇仁肾宝——你好我也好”。看过读过,颇让蒿刚这个营销大咖心服口服,这名字起的,这广告做的,绝了!赵小妹看后,也含笑垂目,不知道是热气熏蒸还是女人本性的害羞,红云漫上了她的脸颊。
                     
                    蒿刚打趣老婆说:“好好泡泡吧,省得咱吃药了。”
                     
                    赵小妹反驳道:“说你大方,万元买石头;说你小气,泡澡也沾光!再说用得着吃药吗?”蒿刚则顺杆爬骄傲地说:“说的也是,咱这块好钢,嘛时候钝过啊?任何时候都是杠杠的!”
                     
                    “吹牛不上税,你就吹吧!咋今天早晨睡得跟死猪似的,费了那么大劲才喊醒你啊!”
                     
                    “嘿嘿,这么好、这么大的床咱不是没睡过吗?得使劲享受享受呗!不然不够本。”
                     
                    “呸,找歪理!”
                     
                    赵小妹蒿刚两口子,你来我往逗起了嘴。一边斗嘴一边两人在汤池里戏水,不时飘出咯咯的笑声。两人玩的不亦乐乎之际,赵小妹发现前面不远处,自己那位室友和谢顶帅男披着浴巾朝这边走来。赵小妹于是把脸刻意朝向里面,省得认出来尴尬。那两人走到汤池边停住脚步,许是谢顶男被汤池牌子上的广告词吸引住了。扯了一下女伴的浴巾,意思是在”爱情海”池子泡一泡,那女子不知是看到池子里有人或是发现了破绽,执意不从,生气独自走在前面,谢顶男无奈摇了摇头,也跟在那女人后面走去。刚才的情景,几乎让赵小妹的心提到嗓子眼。她在余光里看到他们远去,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两人乐不思蜀的泡了十多个汤池,觉得也有些累了。因为泡温泉要出许多汗,汗水流失较多,时间长了需要补水。于是两人寻到石板床上休息。不知道是什么原理,青石板上滚热滚热的,一开始躺上去有点烫的受不了,不过慢慢适应一下就好多了。两人紧挨着并排侧身相对着躺在石板床上,两人对视着。蒿刚先是打破沉默,问媳妇:”这床和昨晚房间比,哪个舒服啊?”赵小妹应道:“还用说蛮,石头床好啊!你不是块好刚吗,跟它较量一下如何?”蒿刚败下阵来:“不敢,不敢!不对路。”而后,两人又哈哈笑了一阵子。闹着闹着,赵小妹放在手包里的手机听到有振动声。她坐起身,拿出手机一看是刘正明的电话。她看了一眼丈夫,说道:“我去那边倒杯水来,你在这占着地方。”也未等丈夫回应即起身提起包往服务间方向走去。
                     
                    来到服务间,赵小妹急忙拿出手机回拨了刘正明的电话。接通后,电话那头的刘正明着急地问,为什么她没回音,担心有什么事,他很着急。赵小妹解释了一下,谎说病人安顿挺好,她随其亲属的车辆昨晚就回家了,并不住地表示道歉。又冠冕堂皇的客气了一番,二人挂了电话。赵小妹取了两个纸杯接了水,又返回到石板床上,递给丈夫蒿刚。
                     
                    之后,两人又泡了几个汤池后,淋浴间冲了冲,到温泉餐厅补给了一下营养。
                     
                    不知不觉已到中午。许是泡温泉出汗多,许是昨晚休息不足,总之两人又有了困意。两人一合计,还是中午回房间补个午觉,养精蓄锐一下,以便有充分的精力完成余下的冲浪,足疗,保健项目。当过海军的蒿刚,对冲浪还是充满期待的,赵小妹也曾经是学校的游泳健将,冲浪她也是她的长项。两人牵起手,回到他们的“皇宫”,续写他们自己的《延禧攻略》。
                     
                    【作者简介】周长征,高唐法院四级高级法官,工作之余喜欢写点小文鸡汤,偶有兴致学着写小说散文诗歌,还有山东快书、快板书之类。多篇作品被《最高人民法院》《山东法制报》《齐鲁文学》和公众号发表,有散文和山东快书在文学期刊《参花》刊载。
                      美文精选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