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cwcb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外公已魂归天国,谨以此文作念,愿天堂再无疾病与疼痛。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15 14:2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散文】张灵芝 || 外公
                     
                    题记:成文时,外公已魂归天国,谨以此文作念,愿天堂再无疾病与疼痛。
                    常言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人生更是无常!虽说心里多少作了些准备,但噩耗传来的那一刻,内心还是有阵阵莫名的疼痛感,难以言表的苦涩,气管犹如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无法呼吸!
                     
                    外公,您就这样撒手人寰,永远的与我们阴阳相隔了。这些天连场大雨,莫非是老天也为您的离开伤心,也悲痛得流泪?又或者是想用连续的雨水来冲淡我们内心的伤感?不得而知…… 
                     
                    您出生在解放前,生在旧中国,小时候连吃顿米饭都是相当奢侈。家里兄弟姐妹多,更是少年丧父,让您从小就深刻体会了生活的艰辛,从而养成了勤劳节俭的性格。为了能填饱肚子,您甚至啃过树皮草根。但就那样艰苦的环境,您也依然对生活充满希望,趁着放牛的间隙,悄悄地躲到书塾的矮窗下,偷听先生讲课,成了那个年代穷苦孩子中为数不多的识字人。
                     
                     
                    随着您慢慢长大,除了平时干好生产队里的活,多拿工分之余,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偷偷的开荒种地,只为多增加家里口粮。您夜以继日的辛苦劳作,让家里逐渐摆脱了饥饿!
                    后来,分田到户,您就更加的勤快,更拼命的劳作。以前打仗,大将一般来说也是轻伤不下火线,而您,却是只要能动,就得干活,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是,重伤都不停劳作。以至于那一年,外婆病倒了您都无暇顾及,那时医疗条件有限,人的卫生常识也薄弱,家里经济就更是拮据,在四个儿女都还不能完全独立的情况下,病魔就夺走了我的外婆(外婆走时,妈妈还没结婚,所以我根本没见过外婆),人到中年的您,却要独自承受丧妻之痛。此后,为了儿女的成长,家计的维持,您孤身一人顶着烈日,冒着风雨,在田地里废寝忘食的劳作的时间就更长了……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您依然是像不知疲倦的机嚣一样劳作,儿女们都长大、成家了。那一年,您最小的儿子都筹办婚礼了,您很开心很欣慰,因为按农村习惯,他成家后您就算完成“任务”,对祖宗和在天堂的外婆有交待了。奈何天降不测,小舅还没等来婚礼,却惨遭车祸,走了……
                    您好像一夜白头,腰身也开始驼了,更加的瘦弱了,也逐渐的变沉默了……彼时的您,内心是何等的悲凄和苦痛,实在是难以想象!
                     
                    那时候,我们都还小,离您家有点远,而且交通公具又缺乏,再加上,每次去到几乎都见不着您,因为您不是在地里干活就是在货台当搬运,总之就没有见过您有闲工夫的时候。记忆中您给我们最深刻的一句话是,“米在米缸,柴在火炉(厨房),你们自己煮来食(吃),吃饱了就回去,路上小心,我还要干活……”如此种种,一年下来去看您的次数并不多。
                     
                     
                    再后来,我慢慢长大,外出求学、工作,去看您的次数就更少了。偶尔回去,一定要去看看您,但每次去到,都是在地里或货台才能找到您,一年一年,您的白发更多、更瘦弱了。不变还是匆匆见面,没聊几句,您就又扔下那句熟悉的台词“米在米缸,柴在火炉,你们自己煮来食……”,然后依旧只留给我们一个匆匆往外走的背影。
                    我们不忍心,经常劝您少干粗活,要以身体为重。现在我们生活越来越好了,您的孙辈都出来工作挣钱了,舅舅家也盖好大房子了,要吃什么咱都有条件了,大家伙完全有能力负担您的生活费用。您却总是回我们说,如今生活条件是好了,可是我是个耕种的农民,也还能动,不能给你们年轻人过多负担,还是要多干活。总之,谁都劝不动您不干哪怕少干,只是那句“米在米缸,柴在火炉……”您好像不说了,因为我们每次都会将您摁下来大家一起陪着吃饭了。
                     
                    可是,也许是长期以来辛苦劳作,而您又舍不得吃喝,营养严重不良,您的牙齿很早就不好了,肉都要煮得很烂才能吃,这样一来也就影响您肠胃的正常运作,为日后的病痛埋下了伏笔。而且年轻人不愿和您吃一样烂的,所以您很知趣的独自煮饭吃。
                     
                     
                    虽说如此,但也一直很少传出您身体抱恙的消息,所以大家也就认为您能干能吃能睡,挺健康的。
                    直到那天,我出差回来,看见妈妈神色凝重的坐在门口,我问怎么了?她含着泪和我说,舅舅来电话说您病倒了,正在住院。我当时觉得您都八十多了,很少病痛,况且现在在医院里,有医生们和舅舅在,应该问题不大,就和妈妈说,我这两天手头上还有些事,等我处理好了就陪你回去。
                     
                    那次我和妈妈、小姨她们回到,您出院回家了,舅舅说您怕花钱,还说人老了,有不舒服正常的,况且家里还好多事要做,非得出院回家。我们回到,大家见面有说有笑的,又是在家里,没医院那股压抑,您的精神状态明显的好转很多,平时也能自理,就是吃东西尽量要吃流食或者易消化的。在家呆了几天,您一直劝我们说,您没事的,叫我们赶紧出来工作,该干嘛干嘛,不用惦记您,也是看您精神状态一天天的好,所以几天后我们便分别了。
                     
                     
                    前不久的一天,妈妈打电话哭着和我说,您的病情恶化,好多天都吃不下东西了,情况不容乐观,而且舅舅他们无论怎样都劝不动您去医院。
                    我们赶紧连夜的赶回家,第二天一早回到,见您卷缩在床上,瘦得只剩皮包骨不像人形了,我当时心里是一阵阵的剧痛。见我们回来,您微微睁眼一笑,有气无力的说,你们怎么跑回来了,没必要为了我一个没用的老头浪费时间和金钱了,人总是要走那条路的,你们宽心点。我们哪能眼睁睁看着您受罪不管?好一顿劝说,才把您给说动,送到医院里。
                     
                    经过医生各种诊断下药,您的精神状态慢慢好转,也有力气说话了。为了减少影响每个人的工作,我们商量好了轮流在医院照看您。那天轮到我照看您,您精神状态不错,一直在给我讲您过去的故事,特别讲到年轻时挑鉴江河,挑高州水库,您说那时生产工具落后,全靠人力挖和挑出来的鉴江河床和高州水库。一个成年男子干一天就发四两米,根本吃不饱,可是也得干,否则四两米都没有啊。还讲前些年我们让您去北京旅游的经历,还说现在条件比过去好多了,让我们大家要学会珍惜。
                     
                     
                    您有精气神讲故事聊天,我感觉好欣慰,但看到您瘦得剩下皮包骨的身躯,心里就隐隐的作痛。所以在医院的日子,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哄您开心,因为身子虚弱您只是常时间卧床,但人太瘦躺久了会压得骨头疼痛,医生交待我们要不时不时的给您翻身、按摩,尽量让血液流通。当我给您按摩时,您考虑更多的却是我会累,不停的叨叨,让我不要按了,歇一会。其实我是不累,也是真想为您多做些事,让您能更舒适些,多给您按一按,用温水洗洗脸,擦擦身子,给您多泡泡脚,以减少病痛给您带来的苦楚。因为是肠胃里的病,医生说您不能吃东西,但光吊针水,您精神稍好点,就一直叫肚子饿,可是饿也没办法,就只能想各种说法劝您、宽慰您,也许是长时间未进油盐所带来的空腹感,也许是疾病带来的疼痛感,使得您也已经很难控制住自己的理智了,您的心情越来越不好,脾气也是越来越差,我们看着也是心里滴血…… 
                    老天啊,你怎么那么狠,面对一个辛勤劳碌了一辈子,省吃俭用了一辈子,还承受过少年丧父、中年先后丧妻丧子,经历过社会变迁,吃过无数苦头的耋耄老人,最后的人生愿望,就是能吃点东西,你都不让他满足…… 
                     
                    如今,您已仙去,虽然您一直说您这一生值了,也知足了。可作为晚辈的我们,心中仍然有着无限的不舍和遗憾。唯愿天堂从此不再有疾病和痛苦,只有安逸和祥和陪伴您!外公,您走好!!
                     
                      美文精选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