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cwcb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怀旧美文 > 正文

                    关于饥饿的记忆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15 13:4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散文】冯毅 || 关于饥饿的记忆
                     
                     
                    今年爆发的新冠疫情,还在路上,未见尽头。这次疫情,给人们最大的反省是什么?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不少人失业,所以很多人都在反思存钱的重要性。存钱固然重要,更重要的应该是人们缺乏对饥饿的危机感。
                     
                    近日,国家主席习大大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厉行节约粮食,提倡“光盘行动”,坚决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切实培养节约习惯,在全社会营造浪费可耻节约为荣的氛围。尽管我国粮食生产年年丰收,但每年从外国进口大量的粮食也是事实,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习大大连老少皆知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大白话都说了,我们大多数人有危机感了吗?
                     
                     
                     
                    疫情之下,今年全世界有2.65亿人口处于饥饿状态,比去年多了整整1.3亿人。关注国际形势的人,知道今年很多粮食出口国已封关禁止粮食出口,以及特朗普像条疯狗一样的行为,智者会明白我们国家现在所处的环境。
                     
                    国内,在习大大要求节约粮食后,新华社的一篇通稿还提到,现在是“特殊时期、关键时刻”,强调粮食安全问题,意义极其重大。接着,武汉餐饮协会倡导“N-1点餐”,即10人进餐客人只点9个菜,长沙一餐饮店推出“称体重点餐”奇招以引导顾客适量点餐杜绝浪费。再联系到7月份四川成都等省市提出的“退林还耕”,而之前的“退耕还林”还历历在目。
                     
                    这些意味着什么?
                     
                    先知先觉者,你会心惊胆颤;后知后觉者,你会岁月静好!
                     
                    饥饿离我们有多远?对大多数八零、九零、零零后来说,这个命题会是个笑话;对五六十年代及更老的人来说,是刻骨铭心的。
                     
                     
                     
                    时常听到,不管哪个天南地北地方的人,都会说,现在吃的东西怎么也吃不出以前的味道了,不管是北方人的馒头、饺子,还是南方人的糍粑、米粉,甚至青菜,莫不如是。最后人们往往会认为味不如前,是因为现在的食材都是用化肥、饲料膨大起来的,其实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假如现在按以前的方法饲养家禽,即养出百分百的土鸡、土鸭等,青菜也按以前的种植,如淋尿、用鸡粪及柴灰肥地,这样养出、种出的食材(包括植物油),再吃的话,肯定也没有以前的味道。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我们的胃跟随社会进步而进化了。
                     
                    胃的进化产生了副作用,让我们觉得温饱是理所当然的,饥饿只是非洲及战乱地区的专利;也让我们在饥饿问题上产生了惰性,未意识到饥饿或许会重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当中。
                     
                    对于饥饿,我是有深刻记忆的,当然,我经历的饿,未至于达到像三年灾害期间上山挖树根吃的地步。
                     
                     
                     
                    我是改革开放几年之后上的小学。丁堂小学和东岸村互为一体,学生上、下学必需要经过村里的巷子小道。那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对于以“高产穷县”而著称的并处于偏僻一偶的高州来说,仅是轻轻的春风拂面,但时代的大势已势不可挡。“搞副业”是当时农村、农民响应改革春风最朴素的一种形式,或许是穷怕、饿怕了,那时农民们搞的副业大部分都与“填肚子”有关,即“吃”的问题,如承包山头鱼塘种植水果养鱼、开小型河粉作坊等,我父亲就曾经是“松糕佬”,也做过豆腐去卖。
                     
                    东岸村某户人家就开了一间月饼作坊,在学校西北角不远,主要制作五仁月饼。且不说他们的卫生及品质,我到今天都忘不了那饼馅发出的香味,是直接把一个饥饿的人击倒的味道,而且当时那作坊还是瓦房,密封度不高,附近几百米都能闻得到。
                     
                    四年级第一学期的某天下午,上体育课,永海老师让我们分组跑步,跑道是围绕着学校的。当我跑到学校西北角的时候,一阵北风吹来,月饼馅儿的香味随风而至,把我中午仅吃了稀饭加汤水通菜的身体直接掏空,我无力再跑得起来,身体像棉花一样轻飘飘地走向起跑点,同样状态的还有同组另外几个同学。
                     
                    如果说月饼馅儿的味儿是入心入肺的饥饿直接冲击我的胃让我恍如昨日的话,那另外一次的饥饿记忆则是“听”出来的,更难受。
                     
                     
                    上初中了,还没来得及从当年的全顿梭镇三四千小学毕业生中脱颖而出成为顿梭中学那届二百多人的初中生之一感到自豪的时候(那时未普及初中),就遇上了饥饿的问题。那时学校的伙食不能用“差”来形容,干巴巴没油的青菜,而且除了青菜还是青菜,一小块猪血配点韭菜,就是“上汤”,幸亏那时还没近视,否则肉丝都找不到。
                     
                    初中要住校,离家也远,那时交通也不便,否则可以常回家,至少家里的青菜有油。那时挺羡慕家里在镇上旁边的同学的。为了解馋,其实也是为了省钱,同学们都会从家里带些用花生油炒过的萝卜干等咸菜,用玻璃瓶装着。不少同学在饭堂打了饭,不要饭堂的菜,拿饭回宿舍用萝卜干伴着干吃。我还记得和现在已成为广东省政府专家库成员之一的同学何世辉比谁抛饭抛得更利索,所谓抛饭,就是抓住饭盘子,把里面没有菜的米饭往空中抛三百六十度,而且要边走边抛,谁没有米饭掉出来谁就赢。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有时候我们饿得实在不行,就在下晚自修后,去学校商店花一块钱买一包华丰方便面,干着吃。关系好的同学,学会了节约“成本”的办法,今晚你买,明晚我出钱,分着吃。初一、初二的时候,我们一般是两周回一次家,即大小周。有次未到大周,我肚子没油了,想回家吃饭,结果骑了个把小时田边、山脚小路的自行车,回去却被父亲骂了一顿,说我不专心在学校读书,我心里委屈,但也不跟父亲说明,却跟母亲说了。
                     
                     
                    三年初中的班主任都是龚剑祥老师,同时他也是我们初一到初三的语文老师。龚老师博学多才,上课的时候博古论今,喜欢跟我们说他小时候的事,尤其是常常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跟我们说六十年代饥荒的经历。
                     
                    龚老师讲课很有水平,尤其擅长讲解文章的细节,经常说“一篇好的文章,每一句话都有其特定含义”。讲到精妙出,还常会有各种肢体语言。记得他给我们讲解一篇忘记名字的散文,作者在高潮处借用了唐诗人岑参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讲到这里,龚老师用手掌拍了三下讲台说“精妙!”把因营养不良而睡着的同学也惊醒了。
                     
                    我记忆中最深刻的饥饿是在龚老师讲«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发生的。龚老师连散文都能够讲得声情并茂,讲解小说就更是他的拿手好戏了。他把鲁提辖要求郑屠切十斤不要半点肥的精肉及十斤不能见点精的肥肉做臊子这段讲得特别细,怎么剁怎么削肉都说了。可怜我正在发育的身体,而且我们班刚在顿梭河河边上完劳动课回来,那可是真正的“劳动”课,搬泥土填河基呢。肚子早空了,听龚老师讲郑屠剁肉,听得我饥肠辘辘,直吞口水,生平第一次听到自己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响。当时觉得郑屠剁的是我的胃。
                     
                    我的饥饿记忆其实并不遥远,肯定不具有普遍性,但是每个人都应该有饥饿的危机感。不管存钱也好,工作中也好,都离不开“民以食为天”,保持危机感会使你处于更安全的位置。相信很多普通人都有过借钱的经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身边的朋友圈都是穷人,或者别人也是自顾不暇了,我们能依赖得了别人吗?
                     
                    未雨绸缪应该成为一种习惯,临时不一定会有佛脚可抱。
                     
                      美文精选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