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cwcb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堂哥柏的路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15 13:5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堂哥柏的路
                    文/陈炳生
                     
                    孩提时代,我和堂哥一样,走在乡间小路挺诗意,如今想想也奢侈。上山,走的是崎岖的小路;下田,走的是青青的田埂路;过村,走的是乡村小路;赶集,走的是弯弯的大道;上学,走的是山过山,坳过坳的羊肠小道。然而,孩子们的心总是好奇的,曾几何时,我们对城市生活有着强烈的向往。放学回家大家走着议论着,什么时候走上大的公路就好了,也许是个梦想之路,孩子们都敢于往下想。随着孩子的年龄慢慢增长,不断升学,由于堂哥的刻苦用功,很庆幸,1959年,长坡中学(茂名七中)毕业考上了广东省石油学校读了二年,算是在偏远山旮旯的孩子看到了出路,远行走进了省城广州的柏油路。在省城读书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加倍努力学习,若从油校毕业,实现堂哥的梦想之路,官阶升至什么级别或赚钱多少谁都难以估量。可天不从人愿,命运弄人,偏偏碰上三年困难时代,想实现哪怕是小小个人梦想,也觉得多么奢侈,最后一年,苏联撤走专家,项目在陆续下马,企业在叫暂停,学校在压缩。堂哥的人生本应是加法,可惜却遇到减法,只好打道回高州,坐着汽车依依不舍离开校园,离开初熟悉的广州。堂哥亲历的人生弯路,又回到了昔日的乡村之路。梦想之路却被三年困难时期夭折破灭了,往后的路怎么走呢?路上有多少绊脚石呢?堂哥的心满是迷茫……
                     
                    1959年,故乡在建高州水库,大家这时都成了水库移民,从此踏上了搬迁农场之路。种植橡胶的农场设在高州丘陵山区,农场本来就没有什么路,为了响应国家发展橡胶事业,数十万转业军人与当年创业的青年(后称老工人),披荆斩棘,开荒劈岭造梯田种上橡胶,开创了一条植胶事业之路。我和堂哥同样走进了农场种胶、管胶、割胶的艰苦之路,战天斗地,风里来雨里去,消磨自己的青春年华。堂哥因为是早期知识青年及有相当的音乐细胞,被农场吸收为文艺宣传队员,每天晚上走的是各生产队的山路去演出,去宣传毛泽东思想,提高人们的政治思想觉悟。在一片:“高州山上披绿装,满山橡胶满山歌……”愉快歌声中,争为农垦橡胶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但岁月不绕人,吃点文艺青春饭,还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学点过硬的现实生活工作知识,才是今后的发展之路,堂哥审视了农场的各行各业,毅然选择了做会计理财之路。
                     
                    堂哥随着年龄的增长,进入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之列,走上了结婚、生儿育女之路。娶了团结农场职工子女苏容华为妻,先后育了三女一男,取名为红、路、桃、列。三朵金花争先恐后地来到人间,特别二女儿,1970年还未等到母亲进医院歇息候产,在走到圳头岭村的半路非要抢闸提前出世,像马路天使来到凡间,好在那天天气好,没有给临产的母亲带来太大的麻烦。二女儿这么心急,是否能带来什么好意头呢?堂哥那时心中有些纳闷,为顺二女儿躁动的要求,取名为路,后来觉得还是低调点好,取名小路,希望后辈有新的出路。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陈家有女初长成,三个女儿长得亭亭玉立,笑容甜美。特别是小路为堂哥带来不少欢喜,长大了的小路,果然不负众望,真的把堂哥一家子带进了省城柏油路,还入到高等学府中山大学之路。堂哥重走了省城广州之路,却被二女儿实现了,继续带着弟妹在广州深造,堂哥嫂也在广州扎了根,霎时,堂哥心中升腾起自豪与兴奋之情,他从一个十多岁的青少年到广州,期间萦绕了近四十年,才在广州安定下来,真是感慨万千。当年那种记忆难以回味,现在所到之处都写着什么“空地”、“开发”、“发展才是硬道理”之类的字眼……
                     
                    改革开放之路。为跟上时代的步伐,堂哥嫂还是使出浑身解数,敢于在广州这个用天文数字积蓄来购房的地域,我打心眼的佩服,使其儿子有了婚房。堂哥嫂的儿子2004年结婚,特邀我夫妇到他府上,这时我心想,如果是三十年前连想都不敢想。他儿子结婚的那天,我们匆匆忙忙寻找中山大学之路,在婚礼上,看到堂哥的兄弟姊妹们都去云集在那里,引起了我很多很多的联想,我已立家在东莞,离广州也是一小时生活圈,我走的路,也有堂哥的一份功劳。
                     
                    话说路,1974年冬,堂哥热心地给我指点路。记得那年,我还在“玉山坡队”当老师,因农场要调一批青年到农场搞科研试验,堂哥第一个知道了这个信息,向他身边招人的老友吴铭枢推荐了我,认真介绍了我是一个人才,结果一拍即合,吴铭枢爱才求之不得,从此我离开了“玉山坡队”的山路,走进了胶乳厂参与科研试验之路,回想起来,堂哥的这次点路,难以用十万百万的价值来衡量,使我辗转走上新的人生之路。
                     
                    堂哥柏,1940年出生,在农场工作至退休。由于时代的原因,使他人生走了一条弯路,由于两代人锲而不舍的努力,晚年走上了幸福之路,儿女们个个事业有成,聚集在珠三角发达地区,分分钟看到后辈的成就,自己的心就知足了。原来是小路急急来到人间,想的是把堂哥一家带到省城那条当年梦想之路,小路当年出生的高州城圳头岭村的路,如今被历史已定格为“光明路”。
                     
                      美文精选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