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cwcb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岳父的酒长饮长有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15 12:4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岳父的酒长饮长有
                    文/陈炳生
                    人不能一生没有一点爱好,也许有一点良好的嗜好,才有益于身心健康,有益于工作事业的顺利,关键是能不能把住个“度”。就拿饮酒来说吧!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除非不饮,一饮就烂醉如泥,有些人饮一辈子酒也不醉,关键是次次饮酒都有个“度”,我岳父就是这样的人。他一生很好酒,有酒量,非常理性,有节制,不多喝,不豪饮,基本餐餐饮酒,好似一餐没有酒,好像没吃饭一样。他活了八十多岁,酒龄略计也有一甲子了,爱饮酒,白的,黄的,红的,土的,洋的酒,放在桌上一起喝,但未听讲过一个“醉”字。他一辈子饮酒总量可能超过吨数,做了一辈子的酒神仙,天生有喝酒的命,从来不忧没有酒,的确是长饮长有,常饮常有。
                    岳父吴泽元【1922-2005】,农历八月十一日出生于广东高州长坡肥屋坡村,育有二男三女。十五岁就开始挑担为生,凭着一副结实的身板和心智,不辞劳苦,既是挣钱养家,也是为了挣一份酒钱。解放后,务农兼挑担,维持一家子生活。一九五九年,由于故乡建高州水库,搬迁至火星农场罗平队,一直工作到退休。
                     
                    后半辈子都是开荒种植,管理橡胶的苦力工。每到用餐时,岳父摸出一支酒,用牙咬掉盖子,一杯酒慢饮细品,有时韭菜煎鸡蛋或萝卜干与酒憨厚地爽一下,说是胶场佬苦力人家就靠这小酒打发日子,正因为岳父用酒气释放出来的体力,与岳母葛秀珍合力赚来的工资,赚足了全家生活费及儿女们的学费,儿女们在拉拉扯扯中慢慢地长大了。岳父有时也被农场粮仓抽去验收征收公购粮,算是最自然的工作不过了,工作很清闲,压力也大,好得有些酒友,免得自烦恼。岳父人缘好,走在路上,总有数不清的人,跟他打招呼,嘘寒问暖。岳父是潇洒的人,有宽容的心态,一生不树敌,甚至能化敌为友,惹人喜爱,生活乐观,最难得的是保持着一颗孩童的心。
                     
                    岳父尤其喜爱喝米酒。米酒主要价格适宜,再者米酒是用大米制作,长期饮用也。放心。米酒是广东特色的一种蒸馏酒,岳父多数是饮本地“土制”米酒,以粮谷为主要原料,是以大曲、小曲及酵母等糖化发酵剂,经蒸煮糖化、发酵,而成的米酒。米酒酒精度数高,一般不空腹喝,或喝急酒,先吃点东西后,慢慢地饮酒。几十年来,他什么酒都饮,五、六十年代饮用糖啤酒居多;七、八十年代饮用酒以米酒为主,其他新的时令酒都尝尝;九十至二千年仍以米酒为主,饮酒适量,随着生活的改善,儿女们孝敬他,送去一些靓酒,有些名酒都有机会品尝。春冬喝酒怕着凉,适当加热再饮用,隔水加热,温热均匀后,浅酌低饮,用舌输送着热酒,感觉到味蕾一点点地通泰舒展,身体一段段地褪尽疲惫,心灵一寸寸地扫去凡尘喧嚣,还逐渐在小酌慢饮中体验到有一种品酒的乐趣。
                     
                    岳父的酒,相识的酒。第一次我到他大女儿家作客,实实在在是相识的酒,同学带我到那里目的是间接与他二女儿相识。当然,他家就在隔壁,被请来相见之时,闲谈中没有人介绍我们相识,席间,他说二女儿叫他不要饮太多酒,一语道破了他是吴萍莲的父亲的天机,这样还是暗中认识了他。当我走出了罗平队时,议论我的话儿一概不知,只知他与大女儿对我还是支持。只知我是高中生,家有五子妹,在农场玉山坡队教几个流鼻虫。至于什么五官端正,高大威猛的字眼,也许无谁考究。我的观点是合眼缘,没有异议,往后看发展。不久,我离开了教流鼻虫之地,来到农场胶乳厂,建立农场科研试验基地,当起了班长,参与三班制上岗,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工人阶级,爱情的发展仍是一个未揭底的谜。
                     
                    岳父的酒,相遇的酒。有那么巧合,初次在开荒工地上相遇,我送他不甜不辣、度数不高不低的广东米酒。仅仅一次,兵团修梯田大会战,全部抽掉各单位班长,副班长轮流到三角垌进行开荒,每期二十天,我和这未来的岳父都是各自单位一个小小的班长,抽去开荒属轮训之列,并在同期参加,与他近距离的单独接触纯属首次,这种关系对外互不声张,可以说在场的人,只有我与他知道。他对于开荒重活如家常便饭,对青年人是苦不堪言,正确对待吧!视作锻炼机会,当时我与他能否成为一个翁婿的关系,还是一个未知数,想利用这特有的难得机会,给他献献殷勤,既然知他爱喝酒,休息之余,买了两支广东米酒与他共饮,能连续陪他饮酒至轮训结束,这样的人生确实是荣幸。此事过后,他有些话语偏向我,与连续多饮几天酒有关,可能其他翁婿还是少有的这样享受,所以,后来他公开支持我与他二女儿的恋情算是一个“醉”友。也许命中注定,前生有缘,自那次在三角垌饮了相遇酒之后,岳父竟然一个喷嚏都没有打就把咱俩的终身大事定下来了。
                     
                    岳父的酒,相重逢亲家的酒。自我结婚后,我父亲未与他谋个面,更谈不上饮酒。其实,我父亲与他早在三十年前就是酒肉朋友,由于各自搬迁到不同的地方,所以没有来往,以前他们同时都去过石骨圩做生意就已经认识与交流,父亲与四爹还能叫上他的外号,说明相互之间还是很亲近。重逢的那年已接近七十年代末。岳父曾是生产队植保员,每年冬春季都有会议,那年植保会议选在姑娘坡队召开,他去参加会议必经我家门口,我父亲一见到他,相见如故地打招呼,父亲邀他散会到我家作客。父亲酒量不错,平常虽不常饮酒,若有人来客或节日都要饮上一杯酒,因为父亲年轻时是自家的酿酒师父。散会了,他领取了会议分的饭菜径直往我家走,父亲备了薄酒,还有时尚的花生米,虽然菜少,但两老饮得非常高兴。往后若是岳父高兴之余,他常提起那次特有的亲家重逢之酒,但可惜是第一次相逢酒,也最后一次相逢酒,令人惋惜,两位老人都远去了。
                     
                    岳父的酒,相聚的酒。儿女或一般朋友送他的物品,而没有送酒那么关注。儿女孝敬他的酒,有茅台酒、郎酒、五粮液等等,这些酒清香纯正,优雅,空杯留香持久,他饮了赞不绝口。我也曾买过果味纯正的法国白兰地送给他,岳父用老花的眼睛盯着烫金的包装看了老半天,得知要几百元,惊讶得难以言表。葡萄酒具有优雅细致的葡萄果香和浓郁陈酿木香,口味甘洌,醇美无瑕。目的是给他换个口味,亦作高雅,舒畅的享受。每年年初二探亲家,探亲者都带几支酒去相聚,这个相聚达三十多年,总之,岳父喝了一些酒,总是高兴得哥哥声,产生无穷的乐趣。有时也聚集到酒店,大家忘不了带支名酒,豪华包装容器里,倒出喷香的酒,我们轮流给他敬酒。
                     
                    岳父的酒,永远喝不完的酒。饮酒依旧,岳父渐老了,走路不像以前那样两脚生风,岳父病危于2004年的那个寒冬,再冷也冷不过我的心,非常伤感,至2005年初春,岳父慢慢地老去了,他饮酒穿越悠远的时光,让人回味无穷。岳父远去的那一刻,我未能送他最后一程,深感惭愧。以这篇文章,送他一杯怀念的酒,请他安息。他今后要饮酒,后辈们在坟前送上酒鞠躬,让他有永远喝不完的酒。
                      美文精选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