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cwcb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我们终究无力拯救苍生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4-05 21:1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我们终究无力拯救苍生
                    文 | 易万成
                     
                    政府斥巨资,将我区长江二桥边的消落带打造成了滨水湿地公园。公园入口开在滨江路边,与我校大门相对;而我,就住在学校里面。园内首先是众多休闲娱乐场所:巨大的儿童沙坑,大片的青葱草地,旱船铁锚,观景长廊……纵横交错的人车步道四通八达,分隔着各景观和功能区,道路由宗色的沥青铺就,两旁镶嵌着籽麻白花岗石,无尽地延伸。道路两侧,依次是各种乔木,低矮的花草,再远点,是一簇簇摇曳的白茅和芦苇。用籽麻白花岗石砌成的梯座,依地形或直排、或弧形高低错落分布。迈下最低一阶梯座,九个水塘星散棋布。塘内荷花,沿塘扁竹,往外是成片的玉婵,然后是高高的芦苇或供游人竭息的长凳;当然,又是用籽麻白的花岗石砌就。间或奇石矗立,令人眼前一亮。
                     
                    ■ ■■■■
                     
                    水是生命之源,这可不假。有了水,生命不请自来。不知何时,有的水塘冒出了一片片黑压压的蝌蚪。
                    蝌蚪们特别喜欢挤在一起,一堆一堆的聚集着,静静地躺在水塘边,非常地惬意满足。然而,蝌蚪们的这一习性,却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
                    在一个地势较高水塘里面,挤满了成千上万的蝌蚪。它们一团团、一族族的在岸边静静地躺着,虽然不时有几个蝌蚪游进游出,却终究难以搅醒他们的清梦。
                    然而,就是这个塘,它漏水。如果塘干了,结果可想而知,于是我赶忙在朋友圈发了个拯救蝌蚪的信息:
                    “万一中对面,长江二桥下有个湿地公园,公园东边的四个水塘,地势最高的一个漏水,塘快干了。但塘里有成千上万、成千上万的蝌蚪,可能很快就会全部丧命。建议喜欢带孩子到湿地公园玩沙抓蝌蚪的家长们,带孩子将这些蝌蚪转移到下面的水塘中。这种拯救生命的玩耍,会铸就孩子热爱生命的灵魂。”
                    许多朋友转发了这个消息,一个远在重庆佛教网友,有感于我对生命的仁慈,竞要为我做功德。然而,没有一个人行动起。
                    花甲之年,又教了三十多年书,特别是长期辅导学生的科技制作,接触了不少学生、家长、以及生活中各色各样的人,对于人性之心动而不行动的懒惰习性,知之太深。如果是自己的学生,还可以仗势欺负一下。只要他们有了心,便可带领他们行动,就算他们无心甚至抵触,我也可以强迫他们行动。但而今我已退体,没有学生可供我欺负,那就欺负欺负自己吧。
                    发了信息的第三天,我抓住老婆出去买菜的空挡,怀揣塑料袋,手拿水瓢,直奔水塘。到了地方,看见公园管理人员从下面的水塘在往这个有着成千上万蝌蚪、地势最高的水塘里抽水;心,一下子就安下了。但来也来了,还是拿出塑料袋,舀了一袋约有上百个蝌蚪,倒入了最低处的水塘中。
                     
                    安心地过了几天,我又来到那个地势最高、漏水的、有着成千上万蝌蚪的水塘。
                    然而,黑压压一片片的蝌蚪已经死在了水边。
                    唉,蝌蚪啊蝌蚪,你们为什么这么傻?灌水时你们聚集在岸边,当水位下降时,你们为什么还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你们为什么不游到深水区去?
                    成千上万,成千上万的蝌蚪,它们还是死了,明明看到在往塘里灌水,它们还是在水位的升降中干死了。早知如此,我可以多跑几趟,也可以多拯救点生命啊。
                    我懊恼地来到最下面一个塘,想看看我转移到这儿的蝌蚪们还在吗。我找啊找,一个也没看见。蹲下身子,发现水中有个黑点一动不动,我伤心地用草茎轻轻地拔动了一下。哇,它竞然游动了起来,看见它还长出了脚。我顿时兴奋起来,上面那个塘里那些一动也不动的蝌蚪难道都还活着?我拿着草茎跑到上面的塘边,去拨弄那一片一片的蝌蚪,可是,它们一个都没有动起来。
                    当我伤心欲绝地把这个消息发到朋友圈,我的一个学生在下面留言到:
                    “算了,老师,不必悲伤,我们终究是无力救苍生的!”
                    唉,确实,我们终究无法拯救苍生。
                    在其他的水塘里,还有很多的蝌蚪。家长就带着孩子在水边抓。有的抓几只,有的抓几十上百只。抓得多的,一般都是用铁圈绑上纱布做成舀网。抓得少的孩子就埋怨自己的家长:
                    为什么不给我做一个网?
                    我就对这些家长和孩子说:“抓多了没用,反正都会死的,抓几只就够了,少抓一点,容易养活。”
                    没有人理会我,人们仍然我行我素地继续抓蝌蚪,有的还暗暗地撇嘴。至于我老婆,在一旁又是瞪眼又是垮脸,一路上又免不了不断的数落争吵。
                    好不容易,躲过了小孩们的捕捞,水升水降屠杀的蝌蚪们,终于长出了四条腿。这时候,它们的鳃退化,得用肺呼吸,因此它们必须离开它们成长的摇篮,离开它们生活过的水塘,寻找新的栖息地。于是水塘边,草丛里,过道上,到处都是蹦蹦哒哒的小青蛙。它们的长不过一两厘米,身体黑色。
                    新的灾难又降临到它们身上。
                    花岗石和沥青铺就的道路,将各个水塘、草地分隔,小青蛙要找到藏生之处,必须穿过道路,爬上阶梯,甚至穿过广场。游园的人们,谈笑风生地漫步;锻炼身体的老人,昂首阔步;嘻戏的小孩,追逐打闹;拍照的妇女,将草地踏得溜光……
                    人们的脚下,不知带走了多少生命。
                     
                     
                    真让人受不了,就不能小心一点,看着路下脚吗?
                    我已经有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不敢到湿地公园悠转。随处可见被踩死的小青蛙。人们踩死青蛙时扑哧扑哧的声音,让我恶梦不断。我只能祈祷,祈祷老天爷天天下雨,好让游园和锻炼的人少一点,让青蛙们跑远一点,长大一点,以便躲避人们的踩踏。
                    天随人愿,一连二十几天,虽然没有天天下雨,但也经常下雨。我想,青蛙们已经长大,应该可以灵敏地躲避人们的踩踏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选了一个天气晴朗的好日子,轻松地来到公园,却看见公园工作人员正在抓捕青蛙。他们将青蛙从草丛、石缝里赶出来,然后用手网扣住。被抓住的青蛙被扔进一个桶里。我问正在抓捕青蛙的公园职工:“这是为什么呢?”
                    一个妇女没好气地说:“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仙人伯伯。整得我们恼火,一天到晚要我们抓青蛙。抓来吃也吃不得,只有倒在长江里,让水冲走了事。”
                    原来,前不久,有一个散步的老年人,被一只突然跳起的青蛙惊倒在地。那些喜欢早上5、6点钟就到公园呼喊健身跳舞锻炼的人,通常有过度锻炼强迫症。本身年龄就大了,又天天早上5、6点起来锻炼,这一惊倒在地,便突发心梗而亡。
                    家属向公园索赔50万。
                    通常,遇到这类事,政府为了息事宁人,保持钍会稳定,一般都让单位赔钱,许多人闹而得利。
                    曾经有个老年人不想进养老院,但被他的儿子强行送到养老院。老人想不通,跳楼自杀了。这个儿子纠集了一大帮人到养老院“讨说法”,结果政府动员养老院陪钱了事。
                    还有一次更加离谱。在一次入室抓捕嫌疑犯的行动中,嫌犯为躲避抓捕,悬吊在窗外下方的悬挑上,结果体力不支坠落,送医抢救无效死亡。家属于是找医院索赔,政府动员医院赔了钱。你说医院冤不冤?这样的事情出现得多了,单位便想尽一切办法免责自保。比如有的小学早上不到8点不让学生进校园,学生、家长黑压压的一片挤在校门口等着开门,成为学校门口的一大景观;到了下午,3点就放学,所有学生被通通赶出校园。学校这样做,目的就是尽量让学生少在校园逗留,因为学生只要不在校园内出事,学校就没有责任。但公园不可能不让人进园,为了避免青蛙再次惹祸,于是公园对青蛙开始了实质意义上的捕杀行动。
                    我仰天长叹:“难道就不能贴上“小心青蛙”的告示吗?”
                    那个妇女怼过来:“是你说了算还是我们领导说了算?”
                    我怏怏不乐地往回走。地面上青蛙的尸体已被清扫干净,池塘的蛙鸣也必将绝迹。耳畔不断的回响起学生劝慰我的声音:“算了,老师,不必悲伤,我们终究是无力救苍生的!”
                    是的,我们终究无力拯救苍生。叙利亚的战乱,遍布世界的自杀式袭击,人类对动、植物无节制的屠杀,频发的车祸,突发的刑事案件。前几天,一个13岁的小女孩,因为背英语单词的事,一个人偷偷沉河溺亡……
                    我除了叹息,剩下的仍然是叹息。
                     
                      美文精选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